欢迎来钧达轴承官网!

联系我们

钧达轴承
电 话:0519-86580800
传 真:0519-86580802
邮 箱:office@jade-bearing.com
联系人:张经理
地址: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

行业资讯

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

经济半小时:极端制造 中国跻身强国之列

来源:本地    作者:秩名    发布时间:2015-11-05    浏览量:

  一、极端制造:中国跻身强国之列

  今年8月,最让国人高兴的莫过于一个消息,那就是中国人也有了自己的第一艘航母。从全球来看,航母并不是一个新鲜事物,但对中国来说,是否拥有航母,是否拥有制造航母的极端制造能力,仍是考验中国能否成为制造大国的重要标志。因此,今天《经济半小时》关注的话题是极端制造,极端制造的定义是:在极端条件下,制造极端尺度或极高功能的器件和功能系统,集中表现的领域往往在微细制造、超精密制造、巨系统制造等方面。我们国家都在哪些极端制造领域取得了突破?

  对中国来说,虽然国内在航空母舰船体方面没能100%完成极端制造,但在船舶制造方面,中国正不断在极端制造领域取得突破。在中船重工集团所属的大连船舶重工集团有限公司,30万吨的超级油轮正加班加点建造。

  大连船舶重工副总工程师蔡洙一说,大船重工累计已经交工了39条船,手持还有16条船,现在总共是承接了55条超级油轮。

  除30万吨油轮以外,大连船舶重工在极端制造领域不断取得突破,这是中国第一座3000米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这是号称“海上油气加工厂”的FPSO;此外,大连船舶重工还制造了400英尺自升式钻井平台,多年来,这些属于极端制造的海洋船舶开出船坞,驶向大海。

  大连船舶重工总经理于逢平告诉记者,通过大船集团打破日本、韩国的垄断,实际从另外一个角度帮助了整个中国的船舶工业,突破了船舶市场。

  同样是中国船舶(行情,资讯)重工集团公司所属单位,第七O二研究所用6年时间自主研发最大下潜深度达7000米的蛟龙号载人深潜器,连续取得下潜1000米、3000米、5000米海试的成功,中国因此成为继美、法、俄、日之后,世界上第五个掌握5000米以上大深度载人深潜技术的国家。

  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新闻发言人刘郑国说,将来在海底资源的开采方面就可以应用了,另外,将来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深海空间站可以对深海的一些资源做进一步的了解、研究,就像现在的天宫一号。

  极端制造代表着一个国家强大的制造能力。改革开放30多年,虽然中国小商品制造蜚声全球,但这并不代表中国已经成为100%的制造强国,近些年,随着国内在极端制造领域不断取得突破,一个制造强国的雏形正浮出水面。在内蒙古包头,全球最大的36000吨垂直金属挤压机横空出世,打破了核电,超临界、超超临界火电设备必需的耐高温高压大口径厚壁特种钢管,90%以上依赖进口的局面,同时它也对中国国防、航空、石油等多个领域的制造能力,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北方重工集团360项目总负责人雷丙旺说,大飞机里边关键的核心材料是钛合金和高温合金,今后都得通过36000吨的挤压机,来进行开辟和挤压冲裁,这项技术对我们国家的航空工业都是一个巨大的提升。

  极端制造并非只在经济领域产生巨大的影响,它也对一个国家的安全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从全球看,大量的极端制造产生于军事领域。今年8月,美国军方研制的时速超过1万公里的超音速飞行器试飞,虽然这次试验以失败告终,但美国军方向极端领域进行的尝试令世界各国不能小看。此外,全球大量武器和装备的研制,都是在不同时期,不断突破现有技术的极端制造,而极端制造在军事领域一旦取得突破,就会使国家在某个军事方面处于领先地位,摆脱受制于人的局面。

  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新闻发言人刘郑国表示,创新将给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企业带来无限的发展,只有坚持不断地创新,才能促进企业和国家充满活力。

  二、极端制造检验国力

  极端制造,说得通俗一点呢,就是可以极端“大”也可以极端小,比如我国研发成功的一种挖掘机,斗容量有55立方米,是全世界最大的挖斗,可以容纳一个乐队在里面演奏。那小的有多小呢?现在做集成电路制版用的装备,都是纳米级的,只有90纳米。极端大与极端小,是对科技实力的综合考量,那么,这些让人惊叹的极端制造,到底是如何制造出来的?

  在大连船舶重工,一艘30万吨的油轮即将交付使用。大连船舶重工副总工程师蔡洙一告诉记者,这艘油轮是马六甲,是一种经济型的,专门跑中国到中东的29万8千吨的马六甲航线。

  30万吨的超级油轮的英文缩写是VLCC,对中国来说,能否建造30万吨的超级油轮有着特别的意义。目前,中国原油对外依存度高达55%,需要大量的超级油轮把它运回国内。

  大连船舶重工总经理于逢平说,他们承接这些订单里面,有超过50%的船舶是给国字号航运公司做的,所以对于他们提高国油国运的比例是很有意义的。

  于逢平告诉记者,2010年我国进口原油近2.4亿吨,这些原油主要来自中东非洲和东南亚,并且油轮必须经过霍尔木兹海峡、马六甲海峡、好望角等咽喉水道。一旦石油海运被掐断,将对我国经济产生严重冲击。为保障能源安全,上世纪末,国家考虑建立国家石油战略储备,这也对石油运输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但当时,国内无法生产30万吨超级油轮,90%以上的原油不得不外包给国外油轮运输公司。但一些海外油轮运输公司看到中国缺乏运输能力,便开始全面扩张船队,垄断航线,抢占世界海运主航道,一些公司还逼迫中国签订不合理的运输条款,甚至采取不正当的手段提高运费,获取暴利。

  大连船舶重工副总设计师蔡洙一告诉记者,在1998年之前,所有的VLCC建造全部被日本和韩国垄断,他们从1999年跟伊朗签的第一条VLCC开始,就打破了日韩的垄断。

  为打破垄断,保障中国能源安全,当时最大只能生产15万吨油轮的大连船舶重工,决定向30万吨超级油轮的建造发起挑战。经过艰难的谈判,终于有船东愿意冒着风险,让从没建造过30万吨超级油轮的大连船舶重工来建造5艘超级油轮。但也提出两个苛刻的要求,价格要比日本和韩国更便宜,但质量要比日本和韩国更高。

  大连船舶重工副总工程师蔡洙一说,比如说像结构的最高寿命是20年,伊朗人要求他们第一条VLCC故障区的所有重要结构的最高寿命要达到40年,最难的就是振动方面,它要求本船所有的机械设备的振动,要满足欧洲陆用设备的VDI2056的标准,达到客船非常安静的水平,所以对振动的要求比较苛刻一点。

  苛刻的条件,让从没制造过30万吨超级油轮的大连船舶重工感到巨大的压力,大连船舶重工总经理于逢平说,如果他们不能履约的话,损失的金额应该在3亿5千万到4亿美金,超过了公司的净资产和总资产。

  但为了挑战极端制造领域,大连船舶重工仍然接下了这笔订单,而此时他们并非是头脑发热、没有准备。

  大连船舶重工总工程师郭程新说,做船的前期,国家支持做过研究,对性能、结构进行分析计算,做准备。

  30万吨油轮很快进入制造阶段,由于日韩船厂技术封锁,大连船舶重工采取和国外公司联合设计的方式,掌握了超大型油船的关键设计技术。在施工阶段,大连船舶重工又攻克了一人桥楼驾驶系统、超级自动装卸货油系统、减少振动等300多项技术工艺难题。值得一提的是,研制30万吨超级油轮的过程中,大连船舶重工在合同中执意添加的一个约定,就是推动30万吨超级油轮前进的螺旋桨,必须要由大连船用推进器厂来制造。这为以后我们国家进入这个领域打了基础。

  大连船用推进器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王文忠说,当时工厂已经和他们担当业务的人立下军令状,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30万吨超级油轮的螺旋桨重达70多吨,远远大于15万吨油轮的螺旋桨。制造过程中,由于没有资料可查,技术人员只能根据多年的生产实践进行探索,逐步突破了材料、浇筑、外形、推进效率等一系列难题。这其中,还包括如何克服螺旋桨使用过程中的变形问题。

  大连船用推进器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王文忠告诉记者,请一些过去干过螺旋桨退休的老职工和老专家反复认证,最后确定出一个能够规避风险的方案进行生产,一次成功。

  最终,在攻克一系列难关后,中国建造的第一艘30万吨超级油轮开出船坞,驶向大海,其优异的性能,让挑剔的伊朗船东称它为“中国先锋”。当第一艘30万吨超级油轮的极端制造成功后,大连船舶重工又推动了30万吨超级油轮发动机的国内制造。

  大连船用柴油机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贤乐说,过去全是进口,现在他们经过几轮改造、更新,已经有能力生产世界上最大的(低速)柴油机。

  在证明自己能造30万吨超级油轮后,大连船舶重工又向造得快发起冲击,当时,建造第一艘30万吨超级油轮花了740天,但现在,这一时间被缩短到坞内周期最快为77天,水下周期则缩短到38天。在精细管理、提高生产效率的同时,大连船舶重工还开创了新的造船方式,即:把一条船划分为前半截和后半截,然后用模块化的方式迅速把两个半截建成,最后在精度非常高的情况下,把两个半截的船拼接起来,就成为一个30万吨的超级油轮。采用这种建造方式,由于一个船坞可以同时建造一条整船和另外半截船,因此也叫一条半船造船法,生产效率提升3倍以上。

  大连船舶重工总经理于逢平说,过去一个坞一年最多能做两到三条VLCC,但是通过这种建造方案,一个坞就能够完成9到10条的VLCC。

  大连船舶重工突破30万吨超级油轮的极端制造后,到目前,已经承接了55条30万吨超级油轮,合同金额超过57亿美元。

  三、极端制造的可观前景

  如果把极端制造比作是金字塔塔尖的话,那么支撑极端制造的各种技术以及实现能力,就是金字塔塔尖下面的基石。在各种各样的技术当中,极端制造作为一种重兵器,将给我们的经济生活带来诸多意想不到的改变。早在2006年,国务院发布《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将“极端制造”纳入其中,极端制造作为具有前瞻性、先导性和探索性的重大技术,也是未来高技术更新换代和新兴产业发展的重要基础,极端制造到底能给我们的经济生活带来什么样的改变呢?

  在大连船舶重工,一座巨大的第六代300英尺自升式海上钻井平台建造进入收尾阶段。

  大连船舶重工海洋工程公司副总工程师刘文民告诉记者,这个平台是大船重工自主设计的自升式钻井平台,是第一座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300英尺的自升式钻井平台。

  刘文民告诉记者,由于钻井平台对技术要求非常高,因此对大连船舶重工来说,这也是利润非常高的产品,像这样一座300英尺自升式钻井平台,国际市场售价高达1.4到1.5亿美元,而400英尺自升式钻井平台,国际市场售价则高达2亿元。

  大连船舶重工海洋工程公司副总工程师刘文民说,到现在为止,他们大船重工已经成功交付了11座自升式钻井平台,还有一座半潜式钻井平台。

  在大连船舶重工总经理于逢平看来,作为一个老国企,产值能够连续8年增长超过20%,目前销售额突破230亿元,原因就是企业不断打造属于自己的极端制造。因为挑战极端制造,企业能够获得别人不具备的竞争力,进入少竞争甚至是无竞争的、利润丰厚的市场空间,最终形成技术开拓市场、市场支撑技术创新的良性循环。而不进行极端制造,企业将逐渐丢失市场、失去研发能力,面临消亡的危险。

  大连船舶重工总经理于逢平说,到今天中国已经在很多指标上是全世界造船领域最大的国家,本身国内、国际船厂的竞争都是非常激烈的,所以,在激烈竞争的环境下,怎样能保证企业的发展,怎么样能使自己的企业脱颖而出,特别像他们这种老国企,没有创新的支持来提高的效率,降低成本,没有管理创新来提高管理效率,那企业是不会有发展的。

  在于逢平看来,挑战极端制造,也给大连船舶重工带来一系列的核心竞争力。30万吨的超级油轮、全球最先进的钻井平台,都需要数不清的科技来支撑,比如细细的三条脚支撑着上万吨的平台,因此这些钢管和齿条都需要特殊的方法来建造。而30万吨油轮,以往是在船坞内一块块的钢板往上焊,费时又费力成本高,但现在,工艺改成了省时省力的模块化拼接,但这又对加工的精度、工序的安排提出极高的要求。整船设计方面,如何在相同的燃油下,船跑得更快、结构更安全,这也要求设计人员不断开拓创新。再如全球公认高技术、高难度、高附加值的三高产品低温液化天然气运输船,如何在比较经济的情况下保持低温、不泄露、保障安全性,也需要大量科技支撑。因此从表面上看,极端制造虽然只是某一个产品,但它拉动的是数不清的上下游产业科技提升和创新。

  大连船舶重工总经理于逢平说,从材料到制造,到配套设备、生产厂,研发、创新、带来了总装厂的竞争力,整个总装产品拥有全球的竞争力。

  此外,于逢平还告诉记者,一艘30万吨超级油轮的定制价格目前大约1亿美元,而一座400英尺自升式钻井平台的定制价格在2亿美元左右,一座3000米半潜式钻井平台的定制价格大约也在6亿美元左右,因此极端制造吸引的全球采购,不仅能够快速拉动一个国家、一个行业的整体技术提升,更重要的是,它还能为科技创新提供强有力的资金支撑。

  大连船舶重工总经理于逢平告诉记者,一条VLCC一亿美金,70%要从社会采购,这70%中的30%是钢材钢材都是国内配套,除了钢材以外,剩下的35%都是各种各样的设备,小到一个螺丝,大到一台主机,都需要配套的流程,配套里的很多设备是需要有极端制造的创新。

  在大连船舶重工,记者还注意到这样一种现象,专业划分中,钻井平台和油轮都属不同类型的船只,30万吨超级油轮被成功突破后,建造它的一系列关键技术也被应用在钻井平台等极端制造领域。而相应的是,支撑多种船舶极端制造的基础技术,相互交叉,会产生更多的极端制造。

  大连船舶重工总经理于逢平告诉记者,实际上他们制造关键设备,对国内的产业的发展和配套是一个很好的拉动作用。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大连船舶重工在突破30万吨超级油轮的建造后,由于技术辐射,国内其它船厂也相继拥有了30万吨超级油轮的建造能力。

  大连船舶重工总经理于逢平说,未来要开发更多的高附加值产品才行,比如说钻井船、大型的200万桶以上的FPSO,这样企业的竞争力才能不断增强。

  四、极端制造需要怎样的空间

  我们国家在极端制造领域已经取得了不少重大突破。在国际标准体系中,中国需要发出自己强有力的声音,形成多个以新兴高科技为核心的产业群,实现从制造业大国到强国的转变。那么,应该创造怎样的环境,让国内更多的领域诞生极端制造呢?

  随着国内越来越多的极端制造问世,来自国际市场的遏制也在加码。在内蒙包头,全球最大的36000吨垂直金属挤压机诞生后,一举打破了国外企业对核电站、超临界、超超临界大口径无缝钢管的垄断。

  北方重工集团360项目总负责人雷丙旺说,以前我们国家不能做这个管道的时候,国外要价非常高,但是当我们胜了,国外企业又要求加强合作。

  但,当北方重工拒绝了老牌国外企业的要求后,国外企业便开始采取经济手段进行遏制。P92无缝钢管价格迅速从14万元每吨下降到不足6万元,p91的价格从9.5万元每吨下降到3.6万元。甚至一些钢管减少零售,通过整体设备捆绑销售到国内,挤压市场空间,希望以此打击国内极端制造设备的利润空间,使它丧失再发展的能力。但极端制造设备对一个国家的安全极其重要,目前,世界各国都想摆脱极端制造装备对国外的依赖。

  北方重工集团360项目总负责人雷丙旺说,欧洲人也在想办法上自己的挤压装备,现在我们中国人已经上了这种挤压装备,所以,对整个国家的能力或者整个国家的志气来讲都是不一样的。

  极端制造如此重要,那么,应该创造怎样的环境鼓励国内更多的领域产生极端制造呢?不断在高技术船舶、深海装备、心脏支架、杭州湾大桥、三峡升船机等领域产生突破的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这么认为。

  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新闻发言人刘郑国表示,首先得有敢为人先的思想,得有不创新、不发展就要落后、就要被淘汰的思想。

  在刘郑国看来,在拥有敢为人先思想的基础上,还要给挑战极端制造创造一个宽松的环境,毕竟,挑战从未有过的极端制造,也有失败的风险。

  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新闻发言人刘郑国说,早晚还得走极端制造,与其晚走还不如早走。

  采访中,大连船舶重工总经理于逢平也告诉记者,挑战30万吨油轮成功后,企业获得了巨大的市场发展空间,2010年利润突破23亿元,这也给企业继续挑战其他极端制造奠定了基础。

  大连船舶重工总经理于逢平说,实际上最近他们内部也在酝酿新产品的方向,未来会有非常好的发展,为了取得这些突破,认为付出必要的学费是可以的,而且也是必须的。

  中船重工提出要通过推进理念、思路、模式、技术、体制、机制的全面创新,加快创建国际一流的船舶集团。有这样一批勇创一流的企业,我们的制造强国梦一定会实现。

  半小时观察:极端制造:助推大国变强国

  一直以来,面对“技术”这个杀手锏,缺少发言权的中国,只能以全球几乎最廉价的劳动力,消耗着能源,承受着污染,而掌握核心技术的跨国企业只需一纸专利合同,就可以抽走绝大部分利润。一台MP3售价79美元,中国制造企业只能分得1.5美元的利润,利润比是30:1。技术依赖远比资金依赖、市场依赖所带来的影响更加深刻和难以摆脱。

  目前,国际竞争已经成为争夺科技和产业发展制高点的竞争,战略性新兴产业正在成为引领未来的强大引擎。在今年两会上,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着重指出:要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加快产业优化升级,促进制造业由大变强。

  我们相信,有了更多政策、资金的支持,极端制造的技术创新和实现能力也将大大提高,助推制造大国变强国。

公司简介 | 产品介绍 | 新闻资讯 | 生产工艺 | 技术资料 | 联系我们 | 回到顶部
电 话:0519-86580800    传真:0519-86580802     地 址: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

友情链接:网商网开关电源管道除垢无极灯防雨电源定压补水装置无心磨床常州叉车维修噪声治理